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朱真儀老師專訪

                 「雜家」的運動人生

         朱真儀老師專訪

      四歲開始學音樂,十八歲那一年的暑假開始練習打羽球,只練了二個月隨後就拿下輔大新生杯雙打冠軍、單打第三名,朱真儀老師沒想到人生就此大轉彎,從洋溢音符的世界跨入運動與體育研究的領域。她說,十八歲之後每隔幾年就轉一個彎,從一個領域跨入另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領域,自己彷彿像是個「雜家」,但也因為自己擁有跨領域的經歷,讓她在體育課和通識中心開課教學時得以更貼近學生感受的角度切入,進而帶給學生更多元的學習與思考。

    朱真儀老師的父母是公教人員,父親很喜歡音樂,當她還在地板上爬來爬去的時候,家裡經常播放流行音樂與古典樂曲,四歲就被送到山葉音樂班上課,每兩年升一級,但每次升級上課的人數就減少一些,八個年頭過後,音樂班的學生從原來幼兒班五個班縮至一班不到十個人,她也是其中之一。

    高一暑假參加美國遊學團,體驗過異國開放自由的教育環境後,她向父母表明不要再補習的想法,在母親堅持下,通過了山葉音樂班的五級日本認證資格考試,取得教學資格。在順利升級的榮耀光環下,她其實有了深切的體認:只要多一點點的堅持,即使沒有天賦異稟,學習一定會有開花結果的成績。

    朱老師說,高中畢業那一年正好是大學聯招最後一屆,父母提醒她:「大學是人生的黃金時期,應該要好好把握。」於是聯考後她便跟著喜歡運動的母親到新竹師院上班,上午半天當體育系林貴福老師的工讀生,下午就在林老師指導之下和弟弟及另一對姐弟一起練習打羽球。暑假結束的時候,四個人當中只有她從頭到尾整整練了二個月。大一開學後她參加輔大新生杯羽球賽獲得佳績,不僅讓羽球社成員誤以為她已有多年球齡,朱真儀老師自己則更深一層體認到,只要堅持,學習就能夠有成,不論是音樂或是體育都一樣。

    朱老師回憶起當年的大學生涯重大轉折,她說,企管系大四的學分雖不多但功課相當沉重,而且老師也不會因為學生即將畢業而放鬆或稍加通融,所以她一邊準備企管的專題研究,另一方面也在林貴福老師的指導下準備研究所考試,順利考上了國立體育大學體育研究所的運動心理組。碩士班畢業時,與林貴福老師一起參與「台灣運動生理暨體能學會」的創會籌備工作,2004年再繼續攻讀博士班,同時又回體育大學補修體育學分,以便將來取得體育教學資格;翌年爭取到教育部的千里馬計畫補助經費,前往美國愛荷華州大學參觀她仰慕已久的運動心理學實驗室。早在成行之前,朱老師已經翻譯過這個實驗室出版的研究指標著作。

    朱真儀老師說,這個運動心理學實驗室以運動步驟的心理量化指標研究著稱,研究重點在於運動者在運動行為的過程是否開心,並觀察運動效應如何,每五年出版一次的指標被運動學界人事奉為運動聖經,2010年出版的研究成果,首度將設計運動計畫納入心理因素考量,對於增進運動效應有相當明顯的助益。

    對朱老師而言,從音樂跨界到體育,再接再厲鑽研運動心理學,親身體驗的收穫遠超乎預期,讓她從事體育教學更具優勢,因為她能夠體會一般學生肢體不協調的困難所在。她指出,體育課的每一項運動都是一個完整的體系,運動可以分為兩大類,其一是sport,學生嘗試學習動作,而且講究規則多,這是屬於運動員的運動;其二是exercise,運動是為健康而從事的活動,對學生來說,運動就是追求健康的重要途徑。全球體育盛事奧林匹克運動會的英文稱為「Olympics Games」,所有的運動都是games,因為運動本來就是有趣的。

    她將所學和自身體驗的理念落實到她所開的「大一體育」、「初級羽球」以及通識中心的「運動與健康」等課程規劃,比如:例行性的體適能檢測讓學生有足夠的自主時間操作,從進步中感受成就與快樂;羽球課的生手練習動作之外,更加強認知,讓學生了解箇中原因而有所進步,有進步就有樂趣;減肥要如何運動則以學理說明「激烈的運動只有消耗能量但沒有消耗脂肪」,所以運動前的熱身操固然重要,但運動後的收操也很重要。因為運動後的收操讓肌腱拉回原來的長度,並讓運動後較高的體溫維持住,還可以加強柔軟度。簡而言之,要有效減肥,以拉長時間的低強度運動,一定比短時間的激烈運動效果更好。

    「運動與健康」這門課更不是所謂的「營養學分」,學生們分組選讀一本與運動相關的專書、每二周有一份學習單之外,朱真儀老師要求學生必須身體力行落實一定時間的運動與飲食日記,並檢附照片或影音檔作為期末報告繳交。她說,只要傻傻的花時間投資做運動,一定有身心健康作為報酬,所以她經常鼓勵學生把握當下培養運動的習慣,不然只能等到失去健康以後再刻意安排時間做運動了。

她也經常以運動所體驗的人生道理提醒學生,認識的新朋友可不可以深交,帶著對方去打一場球就知道了,觀察對方在打球的過程中比較在意自己或別人?答案就不言自明了。透過運動也可以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研究對手也可以養觀察敏銳度,每一項輕鬆的休閒活動都可以透過改變認知,進而讓自己產生質變。

    許多學生在她的課堂中體會到「這位老師上的體育和通識很不一樣」,口耳相傳之下不僅選修熱烈,還有學生對運動產生興趣想報考運動執照或轉考體育研究所繼續進修。

    對於獲得102學年度清大共同教育委員會傑出教學獎,朱老師不諱言有些意外,也很高興。她以在多所大專院校兼課將近十年左右經驗觀察,清大的學生上課態度自動自發也很自律,對課堂上的知識都知道正確答案,但似乎少了直覺與感受,也比較沒有彈性與抗壓性,內心脆弱又徬徨。不過學生們畢竟只是十八歲二十歲的年輕人,而且人生不是只有專業。

    朱老師用自己跨領域的經歷勉勵學生要打開接觸世界的視野,也無須因當前的大環境對年輕人不利而感到焦慮。因為她認為,人生不是在找答案,而是在尋找自己。打開接觸世界的視野,除了運動的趣味之外,還有許多事情值得細細品味欣賞。

瀏覽數